德赢vwin社会体育管理中心

首页 →  域外采风  → 正文

边境小镇克林根塔尔的“跳雪情缘”

2019-12-16  |  德赢vwin社体中心
  克林根塔尔镇上一条不起眼的小溪——茨沃塔,从西向东,流着流着就成了边境河,一边是德国,一边是捷克。在边境公路的路灯上,贴着跳台滑雪世界杯克林根塔尔站赛事的漫画。

  赛事期间小镇住宿紧俏,记者要每天算好时间,搭乘只有一节车厢的火车,从另外一个滑雪小镇舍内克,穿过森林草地,赶往赛场。如果不慎多坐一站,就到了捷克。

  “跳雪小镇”所在的德国萨克森州北部与波兰接壤,南部与捷克相邻。从福格兰特竞技场观众挥舞的旗帜来看,从波兰驱车而来的观众不在少数。常住人口只有八千人的市镇,却有着可以容纳一万八千人的跳雪赛场。15日男子个人决赛时,看台站满了一大半。

  小镇居民对跳雪不是好奇围观,而是源自血液和骨头里的热爱。

  克林根塔尔有两张地理名片,一是乐器制造,二是冰雪运动。在市镇中心广场宣传栏里,这两项是最主要的内容。这里匠人辈出,出了不少制作小提琴、手风琴和口琴的“音乐手工业者”。有乐器制造文化做积淀,越来越多的音乐比赛、演奏会和演唱会在这里举办。同时,冰雪运动深入人心,跳台滑雪、越野滑雪、北欧两项等项目颇受欢迎。

  将音乐和冰雪结合最好的案例是福格兰特竞技场。HS140大跳台是小镇第一地标,以难度大著称,本赛季第一次承办女子大跳台世界杯赛。每年夏季举办跳台滑草世界大奖赛,冬季举办跳雪世界杯。北欧两项世界杯,以及一些洲际和其他级别的冰雪赛事也落户福格兰特。没有比赛时,这里就成了露天音乐会的完美现场。

  历时31个月建设,耗资1900万欧元,福格兰特竞技场在2006年竣工后第一年就接待游客7.5万人次。游客可以搭乘轨道升降车抵达裁判塔、现场解说和直播室以及运动员等候区参观,现在还可以选择“飞行舱”项目,逼真地体验跳雪给人带来的感官冲击。

  小镇不是从一开始就有如此高级别赛道。上世纪30年代,当地有人提出这一设想。1959年,跳台建好,当时只有89.5米,此后经过十多次扩建,在1985年时达到107.5米,1986年承办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跳雪世界杯赛。90年代初,该赛道废弃。

  如今,除福格兰特大跳台外,小镇还有很多为不同年龄段青少年设计的中小跳台。记者在克林根塔尔政府办公楼旁就看到一个为儿童设计的微缩版滑草跳台。

  在小镇居民看来,跳台不是冰冷的建筑,曾在上面飞越的人和故事组成了小镇的运动灵魂。在距离德捷边境线只有几百米的一栋小楼里,记者感受到小镇在田园诗一般平静的外表下,经历过令人血脉偾张的沸腾年代。

  在克林根塔尔音乐和冬季运动博物馆里,记者看到了最早拍摄于上世纪20年代“小镇青年”的跳雪照片。当时还没有围在落地滑行区的看台,人们顺着山坡,沿着赛道,站在两边欣赏得津津有味。

  小镇“跳雪青年”里最出名的是哈里·格拉斯,1956年科蒂纳丹佩佐冬奥会跳雪铜牌得主。格拉斯是地道的克林根塔尔人,当时摘得一枚奥运跳雪奖牌。博物馆里珍藏了他的“飞行照片”、海报和奖牌。

  奥运会夺牌后,他曾在这里的赛道为大家表演。如今,为了纪念他对德国跳雪做出的突破性贡献,福格兰特竞技场的吉祥物名字也叫哈里。(刘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